記憶是一位帶有太多偏見和情緒的編輯,常常自作主張留下喜歡的東西而對那些不如意的事情充耳不聞。這樣的剪輯,讓往事都如玫瑰色一樣美好而清晰,不開心的事情都慢慢的褪去色彩,留下的僅是一片頗有魅力又朦朧浪漫的年年歲歲。

Time or Years



我們三十歳的時候悲傷二十歳已经再回不來。我們五十歳的年纪懐念三十歳的生日又多么美好。当我们九十九歳的时候,想到这一生的歳月如此安然度过,可能快樂得如同一个没被抓到的贼一般嘿嘿偷笑。歳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相信生活和时間。——三毛《歳月》














评论

© Jerr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