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是一位帶有太多偏見和情緒的編輯,常常自作主張留下喜歡的東西而對那些不如意的事情充耳不聞。這樣的剪輯,讓往事都如玫瑰色一樣美好而清晰,不開心的事情都慢慢的褪去色彩,留下的僅是一片頗有魅力又朦朧浪漫的年年歲歲。

我們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輕易的斷定別人為好人或壞人,愚人還是賢者。

人像河流一樣在不斷的流動不斷地改變,無論是面貌還是心思,並不是每一天都一成不變。人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傻瓜可能變聰明,邪惡的人有可能變善良,反之亦然。

评论
热度(1)

© Jerr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