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是一位帶有太多偏見和情緒的編輯,常常自作主張留下喜歡的東西而對那些不如意的事情充耳不聞。這樣的剪輯,讓往事都如玫瑰色一樣美好而清晰,不開心的事情都慢慢的褪去色彩,留下的僅是一片頗有魅力又朦朧浪漫的年年歲歲。

不可说

人都不愿意被揭到短处。不愿意听到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种种不是。
看起来每个人都像一个光鲜亮丽的气球。
可是每一个人却又像是刺猬浑身都是刺,总是能互相刺痛对方。揭到真正的短处了,却又像大街上被抢了衣服的大姑娘一样急急遮掩。
也许人都是选择失忆的动物。完全不记得,这样互相伤害的话题是自己先挑起来的。
到了独处的时候总有一方觉的对方不够大度不够洒脱
另一方又觉得挡住了攻击的招式的自己无比委屈
我也没办法逃脱这样的状况。这一方那一边的心情通通都体验过。
跳脱出来审视自己。分不出来个对错。
想要把错都归结到那一边身上。可是自己如果没有回那一句嘴怎么挑的起来话题。
你知道与人相处。最为烦恼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真的吧。
有些话有些事。
不可说不可说。
不能对自己说,不要对外人说。
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在好朋友以下朋友多一点的区间里面。
有时候也奇怪。
对有些人。怎么样胡闹也气不起来。
人啊人啊。尤其复杂。
特别是女人。

评论

© Jerr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