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是一位帶有太多偏見和情緒的編輯,常常自作主張留下喜歡的東西而對那些不如意的事情充耳不聞。這樣的剪輯,讓往事都如玫瑰色一樣美好而清晰,不開心的事情都慢慢的褪去色彩,留下的僅是一片頗有魅力又朦朧浪漫的年年歲歲。

颜色在肉眼看不到的领域存在时,是光;而我们在肉眼看不见的领域存在时,是灵魂。颜色与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起源。若非如此,我们的灵魂,如何能因颜色而感到愉悦?

                                  《对我们说话的花》                                                  

评论
热度(1)

© Jerrow | Powered by LOFTER